贵州省福泉市细悠露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 www.huakongjituan.cn

该负责人也向记者介绍

2020-06-26 15:47

但同时,该负责人也向记者介绍,张家界作为一个旅游城市不能发展工业。吸引外国游客、发展高端旅游产品是张家界作为4个旅游综合改革试点城市之一的愿望,希望国家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

除了已经建成的天门高尔夫球场,龚厚钦还告诉记者,武陵源绿景休闲公园也是名为休闲公园实为高尔夫球场的项目。

在张家界当地,张家界体育生态公园,鲜为人知。可要是说起天门高尔夫球场,大多数人都知道。究竟是公园还是高尔夫球场,记者来到位于张家界市永定区五组坡的张家界体育生态公园。一路上,从路牌标识到公园的入口处,都没有体育生态公园的字样,仅有“张家界高尔夫俱乐部”的指示牌。

(责任编辑:秦静)

张家界一违规高尔夫球场的调查

该负责人说,国家2004年就暂停了高尔夫球场的建设,之后动工的都是违规开工建设的。

负责该球场运营的叶经理告诉记者,体育生态公园就是天门高尔夫球场,目前正在试运营。

名为体育公园实为高尔夫球场

“已经建成的天门高尔夫球场,是以张家界体育生态公园的名称立项的。”在微博上发布张家界违规修建高尔夫球场的龚厚钦说。

近日,湖南省张家界市城管局副局长龚厚钦发微博称,张家界规划和建设了3个高尔夫球场项目,其中一个已经运营,另外两个,一个因为拆迁矛盾停滞,另一个正在招商过程中。

“如果是以高尔夫球场的名义来申请,我们肯定不会批复,但这些项目当初来申请时,都没有涉及高尔夫球内容。”这位负责人说。

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武陵源绿景休闲公园所在的武陵源城区东西侧的沙坪高台地,该地块已经被开垦为坡地。

“体育公园建成高尔夫球场,我们在监管方面疏忽了,这是我们的责任。”该负责人表示。

早在2004年,国家就叫停了高尔夫球场建设,2006年,高尔夫球场又被列入禁止用地项目,在国家三令五申禁止高尔夫球场建设的背景下,张家界却规划了多处高尔夫球场项目,而且占地面积近3000亩的、以张家界体育生态公园为名义建议的高尔夫项目目前已经进入试运营阶段。

当地一家媒体曾在2009年8月14日报道说,张家界体育生态公园是2006年由永定区政府招商引资,于2007年年底签约落实的项目,由张家界天门洞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投资建设。项目于2008年4月开工,一期建设部分为占地1600多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

在公园的入口处,设有门卫和关卡,禁止普通百姓入内。记者以采访为由进入该公园后看到,除了修剪平整的高尔夫球场之外,并未见到其他体育实施,也没有观光休息的普通游客,只有几名正在挥杆练习高尔夫的球场工作人员。

对于已经建成的天门高尔夫球场,她认为,这就像计划生育违规生了一个孩子,生了该怎么办,首先对这个项目罚款,然后令其退出耕地,但清理整顿之后,希望等到国家出台新的政策后,再重新申报。

当地一名政府官员甚至提出,“公园的设计和建设都要着眼于高定位,要打造全省、乃至在全国都堪称高品质的球场。”

当记者询问该球场是否具备相关手续时,叶经理说,“目前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但球场是合法的,因为2010年受过处罚,交过170多万元的罚款,交过罚款后就是合法的了。现在政府允许保留球场,等到国家新的政策出台再补办手续。”

该负责人还表示,2011年6月14日,国家相关部委联合对违规高尔夫球场进行了清理整顿,其中就包括天门高尔夫球场,当时对企业和政府的相关责任人都作出了处罚。张家界发改委也认定这些球场是违规建设的,目前正在按照国家的时间表和要求,进行清理整顿工作。

天门高尔夫球场如何从体育公园变身而来?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土地管理系副教授谭峻认为,高尔夫本身的确是体育运动的一个种类。但在中国,体育休闲公园通常是指普通民众健身、娱乐、休闲的露天场所,肯定不包括高尔夫球场。谭骏表示,“开发商以公园的名义建高尔夫球场,目的就是为了绕过国家禁令,顺利拿到项目审批。”

“我们是一个有18个洞的标准高尔夫球场,目前由于球场人员还在培训,设施还不够完善,所以是试运营阶段。”叶经理说,球场的定位是俱乐部,还要配套会所和娱乐设施,目前这些还都没有建成,所以叫天门国际高尔夫会所。”

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建设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就是立项和用地审批。张家界修建的高尔夫球场是如何获取审批的?负责项目审批的张家界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该项目立项的时候,开发商是以体育公园的项目来申请的。”

这些高尔夫球场是如何获得审批的?地方政府为何又热衷高尔夫球场建设?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位于张家界的高尔夫球场进行了实地探访。

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全国现在有1000多家高尔夫球场,而真正由国家批准的很少,但这些没有批文的球场有些被允许保留了,张家界天门高尔夫球场就是允许保留的一个球场。但当记者提出查看相关用地手续和工商营业执照时,对方告知“管财务的没来上班,开不了门看不了”。

土地管理部门曾多次到建设现场制止